满脑子都是Jason Todd

每一天都爱他

【凛遥凛】あんなに一绪だったのに / 我们曾如此亲密

清水/OOC有


谁也不能阻止少年们渐行渐远。



手机屏幕显示陌生号码,松冈凛撂在一旁没管,奈何对方很有毅力的样子,隔了半分钟又打过来。

啧,烦人。


“喂您好。”最保险的开场白。

“凛。。。”


松冈凛有些恍惚的看向窗外,从来没觉得阳光如此刺眼。


上了大学以后就没怎么回过老家。训练学业两手抓,长假里不是集训就是比赛,往往连个双休日都挤不出来。

有时拿了全国性的奖,会收到高中好友的祝贺短信。偶尔真琴和渚会打电话寒暄几句。

他从来没有主动联系大家。

国中的时候也是这样,他有意远离,结果真就断了联系。这一次真琴他们总算摸清了他的尿性,无论如何也坚持着不算频繁又让人在意的频率。


“哈鲁?”

“嗯,我要来东京一趟,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去你的大学。”

“。。。啊,那可以见一面,说起来也好久没见啦。”程序般的客套话。

“嗯,2年。可以住你那吗?就一个晚上。”

“可以的,你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几乎是慌忙的答应了下来,过后却抱着脑袋思绪混乱。


他没有办法拒绝七濑遥的请求,因为对方几乎从不提出任何诉求。


-


上次跟遥见面已经是2年前,大学三年级结束的暑假。


怜通过联谊认识了非常可爱的学妹,然后意外的萌发了小生命。

年轻人的婚宴,西洋式,只提供红酒,到最后松冈凛还是稀里糊涂有点醉。他是个节制的饮酒者,因为要训练的关系,平常无法和同学们一起玩到很晚,酒量也未经过训练,非常的一般。

那一天他却喝的有些多。

直到宾客们陆续离场,那个湛蓝眼睛的青年才匆匆赶到。“抱歉啊怜,”面容有些疲惫,语调却比从前多了些生气,“飞机晚点了。”

“嘛~来了就好了”红光满面的新郎勾住遥的脖子跟新娘子介绍:“小满,这是我高中的前辈七濑,我就是为了他才加入水泳部的,前辈的姿势太符合美学理论了!”

真琴和渚也围了过去,亲切温和热闹快乐,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高中时代。


没有松冈凛的岩鸢。


七濑遥眼神游移,他在寻找什么,又不肯开口询问。真琴笑笑:凛刚才喝的有点儿多呢,大概是在洗手间。

正在犹豫是否要去走廊,就看到红头发青年利落的走进来。好像是刚洗了把脸,额前的头发有些湿,身材挺拔、西装得体,精神明显不错,并没有露出“喝的有点多”的醉态。


松冈凛很久没在大家面前哭过,也再没有踢过垃圾桶,歇斯底里的吼叫。他知道自己有点酒精上头,及时去洗手间洗了脸打起精神,在窗边看见外面匆匆赶来的黑发青年之后。

有一瞬间,他突然想,这辈子大概再也不会失态了。


“啊~哈鲁,好久不见啊你这家伙”用拳头碰碰七濑遥的肩。

“凛。”七濑遥轻微的不知所措,但明亮的眼神的无疑透漏出他很高兴,见到松冈凛很高兴。

漂亮的新娘子提议:“我来帮前辈们拍个照吧。”

“既然人都到齐了,合影合影!”渚第一个举手赞成。


321 cheese~


新娘子看了看相机,有些迟疑:“七濑前辈都没有笑呢。。。”

“噗”“哈哈哈哈哈哈”松冈凛和叶月渚接连笑出声。真琴有点儿无奈的耷拉着眉毛:“没关系、没关系的,小遥他就是这样。”

七濑遥就是这样的,他不笑。


并不是这样。他已经学会笑了。只是拍照时,心中突然涌出的和身边人的距离感。下一秒,来不及回神整理表情。


怎么了。


-


大学毕业后,凛留在学校附近的专业俱乐部训练。彼时,七濑遥已经在泳坛闯出了名气,好几次在国际大赛中都进入了决赛,这对亚洲人来说,是非常引人注目的成绩了。


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遥都在国外进行训练。

这次回到东京,并不是因为什么工作。他刚在世锦赛中拿了名次,因此获得了宝贵的自由假期。

高中毕业后,再没有联系过凛,直到两年前怜的婚礼上,匆忙见了一面。当时凛以当天要赶回东京为由与他告别,根本来不及说上什么话。


那天陡然生出的距离感,直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困扰着他,并且在最近愈演愈烈。

是因为两个人游泳实力的差距吗?

他不认为凛还是当年那个输了就会哭的小孩。但除此之外想不到其他缘由。


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

七濑遥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但他向来是坦率的执行者。况且困扰着他的事,也很有可能困扰着凛。

必须要见凛,无论如何要说出来。


因为前天早上醒来时,心里蹦出来一个声音:再这样下去,就要失去他了。


-


“你不是要工作吗,可以吗?”

松冈凛万万没想到,这个曾被学校里女生成为电波系美男的家伙,此时满脸镇定的开着一大瓶苏格兰威士忌。

“没关系的,好久没见面,凛也一起喝吧,明天是休假对吧。”


这瓶酒是七濑在机场免税店买的。飞机上他一直思考着达成摊牌的可能性,并且准确的预计到,假使两个人都在清醒的、理性的状态下,凛什么也不会说。

有些事情,光靠他一个人坦率是没什么用的。


预感没错,从抵达东京直到晚餐结束后,断断续续聊着真琴的工作、渚的女友、怜家的小公主,甚至聊到御子柴弟弟仍然对江念念不忘。


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不能再浪费下去。七濑遥是带着决心来的。

“我去买点下酒菜。”不等客人回答,这个一居室的主人匆忙逃离了现场。

松冈凛也在整理自己的决心。看见老友拿出酒的时候,微妙的感觉油然而生。遥绝对不是喜欢为难人的家伙,自带酒劝人喝这种事,理论上,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他不清楚遥这么做的原因,却又好像隐隐感知到了什么。这种突如其来的惊慌失措迫使他必须下楼走一圈。


不能再见面了。。。


超市导购员发现那个红发小哥站在零食货架前停留了十来分钟,一动不动。她想上前问问是否需要帮忙,走近一点却看见男生可以称的上凄楚的表情,想了想还是默默退了回去。


-


松冈凛带着一大包鱿鱼片果蔬干之类的零食回来后,气氛不知怎么变得很沉默。

相对无言,却一杯接一杯,谁也没停下来。

七濑遥不会劝酒,这样的场面虽冷,却也算合了他的意。


洋酒上头很快,前一分钟还是8分醒,后一分钟就是8分醉了。


是遥先开了口:“凛,为什么离我越来越远了。”

“哈?”松冈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笑道:“离你远不好吗,说明你走的很顺利啊。”

七濑遥睁大了眼睛,果然是因为这个吗,果然是因为自己在游泳这条路上走的太远了吗。

意识到对方苍白的脸色,慌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从来没有懈怠过,没有辜负过自己的梦想。”


我怎么可能因为你前途锦绣而心生隔阂。哈鲁 八嘎。


不是因为游泳。看着凛温柔而无奈的神色,鼻头有些微酸。

七濑遥定了定神。

“那是为了什么?凛不再联系我。”

“嘛~你也不是没。。。”松冈凛顿住了。


他从来没去探究过七濑遥不联系他的原因,但是只要稍微动动脑子,答案就呼之欲出。

这个有着海一般眸子的沉静青年,无论如何也不想伤害自己。

进入了全国顶级的俱乐部、进入了国家队、在国际赛事上拿到好名次,优秀的、却像水一样沉默又温柔的遥,没有办法联系他。


松冈凛几乎都能想象出遥跟真琴和渚通话时,询问自己的近况。

七濑遥一直在等他的电话。


可是松冈凛直到今晚才想明白这些。


又暖又涩。


“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我不是为了听这个而来的。凛不需要对我说抱歉。回答我,为什么不联系我。”黑发青年很执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所以说,酒真是好东西。松冈凛向来不是坦率的人。被酒精放大好多倍情感还是无法抑制的决了堤。


他微微低着头,跪坐在桌子对面,很认真又让人心疼的姿势,孤独又遥远。

七濑遥今晚的目标就要达成了。当下却有些不忍。他直起了身子想要再说些什么,凛却开口了。


很低,很平缓,消沉而哀伤。


“那时候,高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国中时的七濑遥。小小的,站在游泳馆外头,看了看,却扭头走掉。”

“凛。。。”突然明白了。之前怎么会没想到。


“我知道你很在乎我。那些该死的话都是在这个前提下说出去的。我知道你在乎,我知道你会难过,我故意的,我希望看到你受伤的样子。”如同等待宣判的囚徒一般绝望。

“凛,没事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七濑遥重复着安抚的话语,他怎么会忘了松冈凛是个多么钻牛角尖的笨蛋。

“不,你不明白。”笨蛋没有被安慰到,扯出了个苦涩的微笑。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凛。我并不怪你,你回来了我很开心。”

“你不应该原谅我,也无法原谅我。”青年垂着眼睑,固执的坚持自我惩罚。

“这应该由我来决定。”心酸又让人生气。

“我觉得,我根本。。。”

“说出来,凛。”已经推拒了五年,不管是为了改善关系还是单纯的不想再看到凛难过的神色。必须要让他说出来,在今天。

“国中到高中,那么长时间。。。”终究还是没办法再说下去。


“你给我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不管时间过去了多久,当时的痛苦永远无法被后来的快乐消解,这个意思?”

“是。无论后来我们在一起有多开心,过去的错误都无法挽回。”话说到这一步,松冈凛的神情反而开始轻松了起来。


“你根本不知道你错在哪里吧。”七濑遥用着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松冈凛讶异的抬起了头。


“小学的时候,我过得很好,你一来把一切搅的乱七八糟,最后一句话打发掉我们,头也不回去了澳洲。

国中那次,我不知道你在那边碰了壁。。。”

“对不起。”又是这句,到底欠了多少。


“我说了我不是想要你道歉,那件事并不是你的错,至少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也很钻牛角尖。

高中你回来后,又把一切弄的乱七八糟。

某些方面,你的责任感真是差的有够可以。”七濑遥声音里带着隐隐的愤怒和委屈。


“明明知道我在乎你,一次又一次,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头也不回的离开。为梦想、为挥别过去。这次呢?为我好?!

你从来没有一次问过我的想法。你太自私了,什么也不在乎,连你的内疚都不关我的事,只是自己给自己做了个牢笼不肯钻出来而已。

松冈凛,我现在,仍然非常、非常、超乎寻常的在乎你。可是你却因为自我催眠的负罪感再一次远离我。

但凡你有一丁点儿愧疚之心,回到我身边来。我发誓绝对不会原谅你,一定会想尽办法惩罚你。但如果你非要跟我不冷不热下去,你欠我的只会越来越多,我永远都不会得到自由,全都是拜你所赐!”


五年了,终于说出口了,原本以为一辈子都没机会说出来的话。


松冈凛眼泪簌簌的。他心情极差,醉得厉害,脑袋蒙圈,完全理解不了遥的大段批判。只知道遥在难过,遥又因为他难过了。

心脏钝钝的疼,突然间有些想不起来为什么这些年俩人没走到一起,那么喜欢的人本就该不惜一切粘着不放啊。


七濑遥这辈子没喝过这么多,也没说过这么多,噼噼啪啪发泄完整个人就哽住了。


朦胧中,只看见松冈凛——那个自己想了几年的任性混蛋——那张渐渐放大的脸。



嘴角温热。


-FIN


----------------------

水瓶座= =心理上的极端个人主义,酷炫的八嘎


我们曾如此亲密/无法相聚的两人、现在都没有可以到达的地方  


评论 ( 17 )
热度 ( 52 )

© panda X p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