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都是Jason Todd

每一天都爱他

【真凛真】 Yume / 夢

OOC有/不算BE




说起来,这是他唯一仅有的一次,放任心中那个求而不得、又哭又闹的熊孩子。



-



与真琴的重逢是在大学刚毕业的春天。


那时樱花开得正好。

松冈凛走进一家破旧的小电影院,那场放映的是希区柯克的老片子《后窗》。

这电影他看了不下五遍,台词熟的都快能背出来。

也不是多超神的情节,却经得住反复观看,想来大概是因为年代感实在很美。

散场之后,他在洗手间碰到了那个有着茶绿色眼睛的老朋友。


大学毕业后,橘真琴在一家小书店里打工。松冈凛则在这间书店两条街之外的游泳俱乐部当了游泳教练。


曾经分离的朋友如今又离得这么近,自然很快恢复亲密的关系。


他们开始约着一同去看电影。


那家街角的电影院真的很小,但是片子却意外的丰富。

都是些老旧的电影,在东京这个文化交融的大都市,竟然也吸引了一大批文青回头客。

真琴就是其中一员,最频繁的时候一星期会看上两三次。


松冈凛并不知道真琴原来这么喜欢欧美老片。


真琴看电影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松冈凛暗暗地,很喜欢那个表情。



-



那天,路旁的八仙花开了。


下午的时候,松冈凛来橘真琴工作的小书店,拿之前订的外文杂志。


刚进门,滂沱大雨倾泻而下。松冈凛还在思考如何离开时,店里的灯突然灭了。

这种坏天气还停了电,自然是要提前打烊。

雨势太大,他们除了留在店内,别无去处。


“你刚才看的是什么书?”

“啊?”有着亚麻色蓬松头发的青年显然没料到对方会注意到这个,“哦哦,是本推理小说。”

“有趣吗?”

“嗯,讲的是。。。”橘真琴不知道松冈凛是否真的有兴趣知道这个故事的内容,但是对方的神情好像确实在等着他说下去。


“讲的是一个小男孩,在幼年的时候无意中杀死了一名婴儿。。。之后的故事。”

“唔,没想到你会看这种类型的书。”


橘真琴觉得松冈凛在质疑他的阅读品味,于是很认真的说到:“是真的很有趣。”

“哈哈,”松冈凛笑着说,“我不是说这本书不好,我又没看过。我是在想,小真居然会看这种有死亡情节的、听上去有点可怕的小说。”又补充到:“还觉得有趣。”


“那凛凛觉得我应该看什么类型的书呢?”橘真琴眯着眼睛故作生气。

“嘛~”松冈凛无视掉对方的挑衅:“文学类?夏目漱石或者村上春树。。。之类吧”


“《挪威的森林》里女主角可是因精神类疾病自杀了哦,这也算‘有点可怕的死亡情节’吧。”

“比起幼年期徒手杀婴,简直治愈好吗。”松冈凛挑着眉毛看着一本正经的橘真琴。


“噗”“哈哈哈”同时笑了出来。


而后一时无言。


他们坐在书店的落地窗前,静静看着屋外的瓢泼大雨,也不觉得尴尬。


清冷的光线映在真琴的脸上,那是一张很容易让人着迷的清秀面容。

松冈凛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线条漂亮的脖颈。


不知怎么,他有些动情。


“凛?怎么了?”真琴察觉了他的不对劲,微微凑近了些,盯着他的眼睛。


他身上沐浴露的味道混杂于凛周围的空气,泉水般清冽。


“想。。。”他试探性的向前靠了靠。



自然而然的接了吻。



橘真琴没有抗拒。


在装潢老旧的书店里,空气中弥漫着梅雨季节的潮湿气息,松冈凛吻着那人干净漂亮的脖子和肩。


他们在两排书架间的木质地板上欢好。


光线晦暗,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是温柔而肆意的互相取悦。


屋外大雨磅礴,天地间清冷又孤寂,他们舔舐抚摸着对方的肌肤和欲望,而后相拥。



松冈凛有一个离奇的念头,这个午后,这间书店,是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的。


它既不跟前尘有牵扯,也不与后世有联系。

这种疏离感让人着迷,因为此生不再发生第二次。

在这个被水汽环绕的混沌时刻,所有的情绪都是能被理解的。



magical time



-



也许是在书店工作久了的缘故,橘真琴养成了睡前必须看会儿书、不然死都睡不着的习惯。

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习惯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甚至可以说值得当下不少年轻人学习。

可现在,那个半裸着的、红头发的青年正趴在枕头上直勾勾的盯着他。


突然间有些阅读障碍。


“抱歉啊凛,我不看一会儿没办法睡着,很快就会关灯的,你忍耐一下啊。”

“没事没事,你看你的,我还不困。”



十分钟后


“真琴。”


“诶?”


“这一页你看的有点久哦。”


“。。。”


“你在。。。害羞么?”红头发青年坏笑着坐起身来。


橘真琴可以想象自己那双发烫的红耳朵。


好在虽然松冈凛不是那种玩笑非要开到底的人,他靠在床头:“开着灯我确实睡不着。”在橘真琴开口前又说道:“你念给我听听吧。”



橘真琴看的是王尔德的名篇,快乐王子。


家喻户晓的,悲伤的故事。


燕子为了快乐王子而死,而快乐王子终于在燕子死后,碎掉了他那颗冰冷的铅心。


橘真琴的声音与同龄人相比并不那么低沉,声线温暖,很适合读那些娓娓道来的、辞藻华美的文字。


松冈凛听的有些失神。


那个晚上,他很罕见的提出,希望橘真琴能从背后抱着他入睡。



后来真琴渐渐摸清了凛的喜好。


童话是yes,评论是no。(伍尔夫的《普通读者》念了一页就能让他崩溃不已)

柯南道尔是yes,阿加莎是no。(即使是归国子女也记不住那么多外国人名。)

罗生门是yes,凡卡是no。(凛没有说理由,真琴猜测是因为无法接受小孩子陷入悲惨的境况。)

辞藻华丽基本是yes,行文艰涩绝对是no。



在被温柔声音环绕着的深夜里,松冈凛偶尔会萌发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那不真实感源自于那个雨天。


微妙而丰盈。



-



松冈凛如往常一样在下班后去书店接真琴。

一进门就看到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在跟亚麻色头发的店员说着些什么。

橘真琴看到凛进来了有些神色惊惶。


“凛。。。这位是书店的店主,五十岚先生。”


“您好,我是松冈凛,橘君的朋友。”


对方是个面容慈善的绅士,在凛来了之后,就让真琴提前下班了。



他们在街边的小餐厅要了拿波里意面、猪排三明治和柠檬乳酪蛋糕。

橘真琴显然没什么胃口,只吃了蛋糕,然后把三明治打了包。

一路上,几乎一句话也没有。


最终松冈凛还是受不了他的欲言又止或者说心不在焉。“橘君。”


“凛?”


“你把店长千金的肚子搞大了吗?”


“凛!!”


“嘛~嘛~不是就好。”接着又问道:“高利贷和艾滋也都没有吧?”


橘真琴知道凛发现了他的不自然,也是,这种情况下他能若无其事才怪。


他不觉得死撑下去是什么正确的决定。


虽然现在说出来的话,最坏的事情就要提前降临。



正了正神色,还是开口道:“凛。。。我要回岩鸢了。”


“你要回岩鸢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要离开东京了。”



除非这个期限是无限期。



松冈凛有一瞬间很恶毒的想,你还是去欠高利贷好了。


在突如其来的愤怒和不解面前,他甚至觉得大概坚持不了半分钟,就会在人来人往的繁华大街上哭出声。

虽然他已经太久没哭过。


“本来打算毕业后就回老家的。”



松冈凛猛然睁大了眼睛。


什么啊。。。早就打算。。。这算。。。什么啊。。。



“五十岚先生因为家事突然要去美国探亲,一时半会找不着值得信赖的人,所以拜托我多帮他照料一段时间。”


“昨天他回来了。”



高中时的松冈凛在愤怒的时候喜欢扯着别人的领子把人往墙上撞。

而现下松冈凛突然有点羡慕当年那个莽撞的、有点儿中二的自己。


因为现在的他只会撇撇嘴:“呐、去我那儿还是去你那儿?”




刚开始的时候,做的并不顺利,两个人各怀心事。

在艰难的尝试了一番之后,凛狠狠的咬住了真琴的肩膀。

真琴一动不动接受这根本不算严厉的惩罚。

而后凛撑在他身上,俯视着他的眼睛。


“真琴,还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心一点吧。”


真琴捂住眼睛,他被松冈凛的目光灼的生疼。



那晚的最后,两个人都前所未有的投入,纵使被复杂的情绪淹没,也要像证明什么一般,给一个最完美的交代。



松冈凛一睁开眼就看到那双茶绿色的眼睛。

橘真琴比他醒得早,看着怀里松冈凛眉头紧锁的睡颜,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

可叫醒后又要怎样面对呢?就在这个犹疑的档口,松冈凛醒了。


凛好像是没睡醒一般,像往常一样坐起来,然后发了会儿呆。

突然间他扭头看着橘真琴。


他想起来了,真琴要离开了。

即使已经睡了一觉,他依然不可能平静的接受这个现实。


“什么时候走?”终于问了出来。

“。。。明天。”


哈。松冈凛几乎都要笑出来。


“如果昨天我没去找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今天。”


啧,真是好得很。


松冈凛想一走了之,他迅速穿好衣服,开了门就往楼下跑。


快步走了几百米,停了下来。




真琴坐在床上,神色黯然,他觉得自己还没醒,又觉得自己清醒过头了。


“砰砰砰。”


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砰砰砰。”


裸着上身冲出卧室,打开门。


门外松冈凛喘着气,瞪着眼睛,“明天几点车我送你。”



-



真琴穿着两粒扣的浅蓝色棉质T恤和深色牛仔裤。

简单清爽的搭配,在车站汹涌的人潮中却格外醒目。


是因为身高吗?是的吧。凛站在不远处静静打量着与他有着短暂关系的情人。


直到被他的情人发现。


两人隔了几步距离,相对而立,却无话可说。


橘真琴有一双微微下垂的眼睛,他情绪复杂的时候,眼神总是让人招架不住。


那一刻,松冈凛从那双茶绿色的眸子里读出了感伤和歉意。


心头一紧,什么呀,为什么要露出这种表情,被甩的人明明是我啊。

明明是想让你安心才来的。。。为什么要露出那样。。。可怜的表情。


深吸了一口气,不愿意以这样让人难过的姿态告别。

凛走上前——在真琴微微惊讶的目光中——轻轻拥住了他。



“Take care.” My——



真琴有些动容,轻轻抚上凛的头发,低头吻了吻他的鬓角。“嗯。”


离开车还是有些时间,他们去车站旁的点心店买了些零食和咖啡。

凛一路牵着真琴的手。手心出汗了也没松开。


上车之前,两个人还是接了吻。


真琴是容易害羞的人,在公共场合很少愿意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


但这次不一样。



直到列车离开视线,松冈凛都保持着让人放心的笑容。



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动辄就哭的小男孩。

至少这段关系的结束时刻,并没有留下遗憾。

他从头至尾,没有辜负过这段感情,如果这算是一段感情的话。


他做的很好,要给自己打一百分。



-



那天起,松冈凛把睡眠给丢了。


每晚睡上短短两三个小时之后,就像磕了兴奋剂一样极度清醒。


他并不觉得这睡眠障碍是因为思念真琴。虽然很多时候他确实怀念那个为他读故事的温暖声线。


夏天的夜晚很短,即便如此对失眠的松冈凛来说还是太长了。

在睡不着的午夜,他会躺在床上想各种各样的事情。


他没有回避过橘真琴离开的原因,能分开无非是因为,不够爱。


或者不爱。


这个时候他脑海里会出现那个有着湛蓝色眼睛的少年,让橘真琴着迷了整整十来年的七濑遥。

年少时松冈凛也曾执著于他,一心想要在游泳上跟他拼个高下,甚至说过“你必须为我而游”这种耻度爆棚的话。


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是否真的只把他当对手呢?


太久了,那些本就暧昧不清的少年情愫,已经模糊到当事人都快辨别不出来。



四年前七濑遥去了澳洲,那个松冈凛曾经呆过的城市。之后一次也没回来过。

他走时留了个电子邮箱,直到现在松冈凛太无聊的时候还会发些杂七杂八的废话骚扰他。

七濑遥很少回复,但是松冈凛知道,即使是大段大段的废话,他也一定是逐字逐句的认真看了。


他和橘真琴也是这么联系吗。

他俩之间的种种,松冈凛不得而知。


四年前橘真琴是以何种心情面对他最珍视的人离去呢?

松冈凛突然有点后悔当年甚至没有给过他一句安慰的话。


那时他们都在刚刚进入大学的好奇和欣喜中飘荡。

那时他还没有这么在乎橘真琴。



现在想在乎也在乎不到了。



-



失眠并没有影响到松冈凛白天的工作,所以他也没有去看睡眠医师的打算。

这样的状况持续一周后,晚上多出来的大把时间,光拿来胡思乱想已经填不满了。


他开始做大量的阅读。


最先读的是真琴念过的王尔德童话。

他发现真琴没把那些故事真正的结局念给他。


星孩登基三年后就死去,巨人和孩子们幸福快乐的玩耍也并不是结局。


橘真琴把那些哀伤致郁的部分全部删改了。给了松冈凛好几个温情美满的夜晚。


这是他隐秘的、独有的温柔。



后来他看剧本,从第十二夜看到莎乐美,再看到圣女贞德。

松冈凛没有去过剧院,但那些大段大段、繁复华丽的独白和对话真是消磨时间的好帮手。



接下来是小说,有的时候一晚上他能消灭两本东野圭吾,或者一本横沟正史。


有一天从推理区书架上抽出夏树静子之后,他看到了一本熟悉的蓝紫色封面。

那个充满迷幻感的雨天,真琴看过的那本“幼年期徒手杀婴”。


是一位他没听过名字的作家,出版社也没什么名气,纸质粗糙,排版潦草。排在它周围的书估计已经换了好几轮,封面甚至有了褪色的陈旧感。



但是真琴说过,“真的很有趣”。



结账后出门,天空乌压压一片,对面商场LED大屏幕正在发布着台风预警。


今年雨水可真多。



-



确实是很棒的故事,男主在第一幕就已经死了,可读者看到最后一幕才知道死去的居然是男主。

更加精彩的是作者的前言和后记,尤其是后记,松冈凛连着看了三遍。


“比起法庭上一句就能概括的动机,我更想表现他们身后那些深重到让人难以承受的故事。”本职为律师的作者如是说。


人类是天生的结果论者,他们向来不爱去探究事物发生的原因和背景。

所以也没有感同身受这一回事。

松冈凛也一样。


这些天来,他一直羞于启齿,橘真琴离开给他带来的背叛感仍在持续。

他以为的情之所至,换来的是对方在离别前的短暂善待。

他太在意橘真琴明知要离开却还同他牵扯不清的表象,以及这个表象带给他的不甘和委屈。

就像个求而不得、又哭又闹的熊孩子,在失去真琴后,以睡眠障碍的方式与自己狠狠较着劲。



真琴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明知。。。

在他离开东京。。。离开他的时候,又带着怎样的心情?


松冈凛没有问过,也没有机会再问。



此刻他努力的、回想着过往的种种。


那些快乐明明都是真的啊。真琴与他一起时,并不需要虚情假意。

他不会明知伤害凛而故意为之,因他天性里无法回避的温柔。



除非他也 情难自禁。



这结论压得松冈凛透不过气来。



那日清冷光线中对方洁净的侧影依旧清晰可见。

在浅眠时,凛总能隐隐嗅到那飘渺的、清泉般的气息。


他突然意识到,那一刻的美妙在于,爱情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他在那人寂寞时投去了橄榄枝。

也只是付出过这样简简单单、不值一提的努力而已。


真琴不欠他什么。



他们有过最好的爱情。



即使当时的他们并不知晓。




夏天里最后一场台风压境,窗外成排的水杉树执拗的对抗着狂风暴雨。

这样的坏天气,松冈凛听着雨点狂砸玻璃窗的声音,合上书本,渐渐有了困意。


于那天子夜的某一瞬间,这场跨越了整个夏天的、说不上好也不算坏的梦,醒了。




他终于做到了


let him go。





-FIN




---------------

最近很怀念老家春夏季节的阴雨天气,平缓而消极,让人动情也让人清醒。

所以把梦的开端和凛的清醒日都安排在了雨天。


真琴一早就计划好毕业后回老家。

感情是真的,无法克制的动了心,爱过,虽然没爱下去。


如果他俩相处的时间再多一点,结果可能会不一样。

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 ̄▽ ̄")╭ 


几年前在图书馆看了一下午吉本芭娜娜的《白河夜船》,内容已经不太记得清,大概是说一个女孩子在人生中比较特殊的时期,开始陷入长时间的昏睡,无法清醒。

逆了一下这个梗,让凛在被甩后进入无眠的状态。

其实都一样,抓不住生命的实感。

最终凛走了出去,所以并不是算坏结局。


之所以标上【真凛真】而非【真凛】,是因为在这篇文里,他俩势均力敌。


写完以后想到黑豹乐队(暴露年纪)的一首《Take care》和这文有点搭。


Take care I want to sleep

Take care I want to sleep


子夜二时请你想起我

与我谈一谈关于寂寞


有人告诉我我睡以后


你哭过 也恨过


你笑过 也忘过




评论 ( 12 )
热度 ( 55 )
  1. Apanda X panda 转载了此文字
    紙張隔到手指的時候 劃痕根本看不見 但是碰到水還是很疼 清淺而不動聲色 矯情至死的 雨天
  2. 阿浅panda X panda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太棒了

© panda X p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