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都是Jason Todd

每一天都爱他

【宗凛】 暗示

OOC有

文不对题>///<



这世界上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过的顺风顺水、春风得意。


-


山崎宗介确实不明白为什么以实力论成败的竞技游泳到了凛和岩鸢那里就变成了什么——“未曾见过的风景”。

对于这种浪漫的描述,说实话,他不是很感兴趣。

如果松冈凛不在意的话。


可惜现实就是,凛真就那么在意这些。


高二的夏天,大早上出发,坐了半天的车赶回老家,急切的想看看那位幼时分离,四年后仍放心不下的人现在过的怎么样。


结果就目睹了那一场,在他看来可以称得上闹剧的接力。


彻底刺激到宗介的,是那人搂着别人露出的无比灿烂的笑容。


必须赶快回到那人身边。

不然真是什么立场都没有了。


那时宗介已经签了游泳名校的offer,父母对他要转学的想法也没有做太多反对。

于是顺顺当当的,和那人又当起了同学,以及室友。


总的来说,山崎宗介是个很酷的人。

酷的属性一般包括,自负、寡言、实力超群。

这种很酷的人总能给周围施加很大的压力。似鸟爱一郎感受颇深。


自从山崎前辈加入了水泳部,他渐渐不敢跟他最喜欢的凛前辈搭话了。

每次只要同部长说上两句,很酷的人就会出现在他身后,盯盯盯盯盯——

“凛前辈我继续训练去了。”——落荒而逃。


他有跟凛前辈抱怨过“山崎前辈看起来很严厉”之类的话。

凛前辈只是笑笑:“嘛~宗介看上去确实不太好亲近。”

(前辈你措辞太客气了。)

“不过,他骨子里是很温柔的人。”

(前辈你补药开玩笑惹。)

“你如果游泳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去请教他。毕竟是全国前十的实力,肯定比我强。虽然最开始可能会被拒绝。。。”

(不,山崎前辈只会无视我。)

“不过最后一定会好好教你的。”

(凛前辈。。。我们俩认识的山崎前辈一定不是同一个人。)


后来某天,宗介站在泳池边用不耐烦的语气认真指导他泳姿的时候,他才觉得,还是凛前辈说得对啊。


-


宗介去鲛柄完完全全就是为了凛。


他不想再看到凛跟别人走的比他近,同时也相当在意凛现在的实力是否足以支撑他的梦想。

他很了解自己的心意,从县大赛上看到凛的那一刻起就有了觉悟。


按常理来论,他现在的赢面还蛮不错。

青梅青梅的幼驯染,共处一室的上下铺,水泳部里的好队友。

每天一起上课、训练、吃饭,甚至凛的夜跑习惯都被他掺了一脚。


他并不急着向凛挑明什么。

时机不对,现在的凛更应该为了梦想加把劲。

而现在的他,只需要帮凛排除掉前进路上的阻碍就好。


山崎宗介不仅酷,还很有耐心。


有天发现凛在训练结束后还在教岩鸢的小子游泳,他有些不悦的质问凛干嘛给自己找那么多麻烦,现在的训练还不够辛苦吗。

凛倒显得挺无所谓:“没什么。我欠他一个人情。”


那蓝头发的小子叫龙崎怜。去年县大赛上把接力的机会让给凛的那个人。

宗介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就这么想要游接力吗。。。跟他们一起。。。


这世界上谁能受得了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展现和情敌(们)的羁绊。

山崎宗介再酷也只是个凡人而已。


“凛,”有一天夜跑时忍不住拦下了红头发的少年:“让我也加入接力吧。”

山崎宗介视力很好,即使在昏暗的路灯下,他也没有错过少年眼睛里一瞬间的光亮。

心里微微笑了笑。


他加入接力,除了私心以外,还有别的理由。

凛的实力虽然不错,训练也很努力,但是仅凭这样,未必能得到更多好大学的青睐。

他想既然凛这么执着于接力,如果能在县大赛上获胜就可以进入全国大赛。那么到时候凛往后的职业道路应该能顺畅一些,至少能多条出路。


-


初赛时肩膀的瞬间不适在他的意料之外,虽然也是情理之中。


之前过度训练留下来的损伤,医生曾告诫他,既然已经签了大学,就好好休养,做做常规训练即可,不要参加激烈的比赛,这样才能让肩膀情况稳定,以后也不容易复发。

因此他没有报名县大赛的个人项目。


那晚上红发少年的神情里带着点儿小得意:“宗介,你的那所大学也给我发了邀请,虽说之后还要面谈看看。。。不过有可能大学还能当队友,一起游泳。”

如果换个时间听到这话,宗介一定会暗地里欣喜不已,一来为他们可能进入同一所大学,二来至少说明凛很高兴同他一起。

可惜宗介正在闷头计算着旧伤彻底复发的可能性,听完后并没有过脑子。


凛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把他揪出健身房,两人拉扯了一阵。

最后他让凛以为,他在为那个“未曾见过的风景”而烦恼。

凛不以为意的“嘁”了一声,放过了他。


山崎宗介选择了赌一把。

只要在接下来的接力中获胜,他们就能进入全国大赛。

只是一次比赛而已,只要赢了,凛就能在他的梦想上前进一大步,他是那么渴望接力。


如果赢了,凛是不是也能。。。笑容灿烂的拥抱自己。


-


状况出现在转身折返之后,第一次划水时肩膀已经有了不太好的感觉,宗介心里暗叫不妙,手臂还没再次抬起,锥心的疼痛感就猛然袭来。

“宗介!”松冈凛惊叫一声,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窜入水中。


那边宗介因为疼痛而走神,停下来的时候一下子没站稳,呛了几口水。

“咳、”然后肩臂就被匆忙赶来的红发少年紧紧扶住了。

“没事。。。我还好。”剧痛绞的他说话时都止不住倒抽气。

但他必须要安慰眼前的少年。

因为松冈凛现下脸色苍白,呼吸好像停滞了一般,很想说什么的样子,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仿佛受伤的不是宗介而是他自己。

直到岸上的人呼喊他们,凛才慢慢缓过来气,他扶着宗介上岸,表情少有的阴郁。


现场医务人员帮他查看伤势的时候,询问肩膀是不是之前就有了炎症。

他抬头看了看松冈凛严肃的神色,知道没办法再瞒下去。


“嗯,有过。”


去医院的路上,松冈凛并没有跟着,他接下来还有蝶泳的半决赛,作为部长绝对不能缺席。


学弟美波一路上很想开口询问宗介的状况,但是看到前辈打了止疼针还是紧皱的眉头,又把话憋了回去。

宗介的情况需要输液,学弟跑前跑后的把挂号、拿药什么的都给办妥了。

躺在病床上的宗介很快有了睡意,止疼剂里加了安眠的成分。

快睡着前,他对美波说:“谢谢,我现在好多了。”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肩膀上的疼痛减轻了很多,但是心里有一团乌云压着,他拼命回避却无路可逃。


-


醒来的时候,松冈凛正坐在病床边,看起来很疲惫。


“凛,比赛结束了?”

山崎宗介坐了起来,松冈凛拿来靠枕给他垫着背。


“虽然没有拿到第一,不过也进了决赛。”听上去没有半点高兴的意味。


“抱歉啊,这种时候掉了链子。”接力比赛对凛有多重要他不会不知道,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才会想要孤注一掷,结果幸运女神没有眷顾他。

凛肯定很遗憾,这是高中最后一次进军全国大赛的机会。


松冈凛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所以是为了什么?带着肩伤跑来这种小地方游接力。”

话说到后面已经变成了陈述句。

答案两人都心知肚明。


宗介想抚上凛的头发,又觉得动作太过暧昧,轻轻掠过之后装作顺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凛的表情太沉重,宗介笑笑:“别搞得那么壮烈好吗,这种伤又不是治不好。”


凛闭上了眼睛,强忍着什么一样深吸了口气。

“山崎宗介。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你是我——” 当然是。。。 

沉住气啊山崎宗介。

  “最重要的朋友。”


“啊是嘛,那真是谢谢了。哦不,应该说是——怪我咯?”

松冈凛很少对人说出这么刻薄的话。绝大部分时间,他是优秀的部长、可靠的朋友、温柔的哥哥。

但他现在实在没有办法摆出漂亮的姿态,他能感觉到自己全身在轻微、却不受控制的颤抖。

他甚至只能强迫自己狠狠盯着宗介的眼睛,因为稍一松懈,眼神就会不由自主的落在对方的肩膀上。

他被吓坏了,胃疼的都快揪起来。而那个让他几乎失控的对象却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才发生的。


都是他的错。


山崎宗介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想抓住凛的手解释些什么。可是对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站起来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山崎宗介虚脱一般的靠在床头,他在飞速的思考着回到宿舍后该怎么请求原谅。


紧接着门口响起了脚步声,不止一个人。


“下次看到快输完了请及时按铃叫我过来拔针。”年轻的护士小姐语气里带点责怪的意味。

山崎宗介这才发现吊瓶不知什么时候空了,暗红色的血液已经开始回流到输液管里。


红头发的少年站在护士身后,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可山崎宗介却觉得突然放心了。。。甚至还有点 开心。


-


听医嘱的时候,松冈凛不知从哪掏出了个小本子,认认真真的记着注意事项,包括饮食安排和复健方法等等。

走出医院已经是傍晚时分,路上两人吃了顿便饭。松冈凛顺道买了些水果和蛋白饮料,宗介想帮忙拎却被一眼瞪了回去。

回到宿舍,宗介准备爬上床,被松冈凛拦住。“今天你睡下铺。”

他刚想说自己用一只胳膊也能上去,松冈凛已经把自己的MP3扔上去了。

只好在下铺坐了下来。


松冈凛并没有立刻爬上床,他还要安排明天部里的比赛事项,趴在桌子上写写划划了一个多小时,宗介只能在他背后静静坐着。


如果不是因为肩伤未愈,凛早就冲过来把自己痛打一顿了吧。

他能想象松冈凛此时的心情多么糟糕,还要强迫自己分心去工作。

叹了一口气,轻的几乎无法被察觉。


洗漱完毕后,松冈凛准备上去睡觉。

宗介仍然坐在床沿。


“凛。对不起。”


反反复复想了半天,也没找到能百分百让凛消气的方法。

但他绝对不想让凛带着痛苦的情绪结束这个夜晚,只好硬着头皮开口,老老实实认错先。


“我并不是想故意弄伤自己,我以为只是游几场接力应该问题不大。”


“你以为?”松冈凛笑了,分不清是在嘲讽谁。

手松开扶梯,走到宗介前面。


“把我当最重要的朋友,对吧?”


“可是啊,山崎宗介”


很多人眼里的松冈凛,成熟宽容顾全大局。

只有很熟悉他的人知道,情绪波动大的时候,破罐子破摔才是他的本性。


他不介意让今天变得更难忘一点,反正他的感觉已经不能再糟了。


“——我把你当喜欢的人。”


松冈凛笑容惨淡,“猜猜,你现在这样,我们俩,是谁更痛一点。”

 

“你最伟大了。全世界只有你的好意必须被人无条件接受。”


松冈凛知道自己在无理取闹。

他当然明白对方为自己做了多少。

他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一个,为了帮他实现梦想,连旧伤复发这种大事都能轻松带过的。。。重要的朋友。


但那汹涌而来的内疚和心疼正狠狠折磨着他。

他必须要说些什么。

即使这些话说出口不会让他好过一分一毫。


“你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就好了,反正别人——”


“凛,过来。”


山崎宗介听不下去了。

凛这是在凌迟自己,这种事他怎么会看不明白。

从小到大,无论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凛总能把自己往更不好的地方推。


松冈凛向来不会心疼他自己。

不代表宗介也不会。


况且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

山崎宗介探身拉住了凛的手腕。


凛还在气头上,扭着手腕挣扎,一步也不肯靠近。

宗介闷吭一声,即使已经打过了镇痛剂,用力的时候肩膀还是会传来一阵刺疼。

当然,这样的疼痛他早就习以为常,不过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卖个可怜也不算犯规吧?


凛果真一下子放松了身体,被他毫不费力的拉到身前。

宗介微微用力攥着凛的手。他俩离的那么近,宗介甚至都能闻到凛T恤上洗衣液的味道,清爽的松香型。

互相看不见对方的表情。空气里飘荡着许多不明情绪。


“是我不好。。。。太自以为是。”

“我不知道你。。。”

宗介能感觉到身前的人颤了一下,尽管对方竭力掩饰。


“我会好好配合治疗和复健,在医生准许我游泳之前,绝对不下水。”

“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一定会在大学里面一起游泳,一起实现梦想。”


低沉、真挚的嗓音,如宣誓般。


“还有。。。之前说的,最重要的朋友。。。是骗人的。”


他抬起头,这句话必须要看着对方的眼睛说,他太想看到对方听到后的表情。



“我爱你。”



-FIN

-------------------

你始终没留意 / 我特别在乎你

你却像风一样 / 左顾右盼而行


全世界只有你不懂我爱你

我给的不只是好朋友而已


——李玟《暗示》 

(看到噗浪上有太太说要替宗介点这首歌给凛w去搜了一下还蛮好听哦


看到这里的诸位,非常感谢w


评论 ( 10 )
热度 ( 66 )
  1. Sieglerezpanda X panda 转载了此文字

© panda X p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