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都是Jason Todd

每一天都爱他

【今鸣】 忽略

OOC有

废话连篇




不听不看不想。

要小心哦,那些蛰伏着的、粘人的鬼怪。


-


晴朗、微风、空气干爽,这样的好天气应该找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来一场竭尽全力的比赛。

最次,也要痛痛快快的完成训练。

反正绝对不应该在夜幕降临后,还穿着制服在繁华商业街上瞎晃荡,像个作风糟糕透顶的不良。


到家的时候,晚餐时间已经过了。

今泉以没胃口为名,拒绝了管家重新烹制食物的提议。

光速洗了澡,换上干净的兔子T恤和休闲裤。而后把自己隔绝在了房间里。


前两年刚输给御堂筋那会儿,他的情绪非常激烈。要赢、要复仇、打倒一切。

而现在,他趴在床上,一丝力气也没有。

与从前天差地别的、难以名状的消极感。


被子大概被佣人拿去晒过,暖烘烘的阳光气息,他却被那味道扰的头疼,躺在这么温暖柔软的床上,睡意全无。

思绪一片空白,躯壳里唯一有劲折腾的小东西,是那颗发苦的心。


「俊辅少爷,需要夜宵吗。」

管家敲着门。

他这才从当机的状况中回过神来。

看看表,已经快到第二天凌晨了。


端上来的是草莓大福,当季的草莓刚下来,还不够甜,好在手工豆沙的味道很好,配着草莓汁液的香气也算鲜美。他确实是有些饿了,一连吃了三个。

发觉少爷不准备睡觉的管家,想着大概是还有课业没完成,于是又端来了一大杯清咖。

拿起杯子,苦涩焦香瞬间冲撞着他的大脑。

让今泉这一晚上过的稀里糊涂的元凶,最后还是叫嚣着浮出了脑海。


那个家伙,喝不了清咖。


现在他也喝不下了。


-


说起来,白天那场争吵根本来的莫名其妙。


鸣子从大阪回来后,很快开始进行大量的爬坡训练。

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根本什么也没发生,谁也不知道。

转型对于一个选手来说简直是巨变,要付出翻倍再翻倍的努力,要面临着转型失败的风险。

大家对鸣子训练计划变更表示不解和担忧的时候,作为知情人的今泉却有些高兴。


他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在不远的某一天,作为总北王牌的自己冲破终点线的那一刹那,那爱出风头的红发小子就紧跟在自己身后。

每到这时他总是告诫自己,今泉俊辅,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那家伙转全能,只是为了队伍的荣誉。


课间休息,杉元和小野田趴在桌子上侃的天花乱坠,今泉在一旁抄落下的笔记。


「鸣子君最近都在练爬坡呢,难道是想转爬坡型选手?」


今泉停下了笔。


「是吗……」

「诶?不是吗?话说要转型的话真是胡来啊~公路车选手很少突然转型的,成功了还好,要是失败了可就是既浪费时间又打击信心啦。」

「鸣子君,应该会没问题的吧,一定没问题的。」

「这么说,小野田君也觉得他在准备转型?」

「唔……他没跟我说过,不过……好像是因为御堂筋君。」

「御堂筋?京伏的那个御堂筋?」

「嗯。鸣子君之前回大阪三天你知道吧……好像在那时跟御堂筋君比了一场……」

「小野田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上次跟御堂筋君……」


后面他们说了什么,今泉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胸腔中的某物突然间酸胀到难以忍受,且原因不明。


-


「哦,是假正经啊。」

放学来到部活室的时候,只看见鸣子一个人。


「前辈们好像要进行学业测试,会晚点来。」

鸣子已经换好了衣服,看起来没什么兴致,丢下这句话就准备离开。


「鸣子。」今泉叫住了他。

鸣子偏头看他,等着下文。


其实今泉并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当然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不用勉强的。不做全能也没问题,做你想做的就可以了。」


鸣子转过身正对着他,沉默了足足半分钟有余。

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无名火嗖的冒了出来。


「让我转全能的人是你吧假正经?每一天、每一天拼命练爬坡,生怕时间不够来不及。现在过来轻轻松松扔下一句 做你想做的 ?!哇哦,真是要谢谢假正经大人您的支持与鼓励?好啊,回去做冲刺,那我之前忍受的那些辛苦纠结全还给你!你拿走啊!你把时间还给我啊混蛋!」


小野田一进门就看见鸣子紧绷着身体深吸气,愤怒的盯着今泉,而今泉的表情——非常少见的——相当无措。

整个一硝烟未散的战后废墟。


「鸣子君、今泉君……大家不要吵架啊。」

「没。」鸣子朝他笑笑,快步走出部活室。紧接着屋外响起了公路车飞驰的声音。


今泉还杵在那里,有些茫然的样子。

小野田上前也不是、离开也不是,纠结着该说些什么。


「小野田。」

「呜啊、啊、今泉君?」小野田手忙脚乱的回应道。


「帮我跟部长请个假,今天不参加训练了。」

「哦、哦,好的……没事吧,今泉君?」

今泉不发一语,拍了拍他的肩,拎起包离开了。


-


为什么自己会说那句话?

明明没有这样的想法,就这么说出来了。

鸣子噼里啪啦一顿吼的时候,今泉还沉浸在对自己行为的震惊中。

荒唐透顶、完全失控。这不像他。


离开学校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了几小时,他都没有办法集中思绪。

万籁俱静的深夜,这个问题又回到了脑海里。


叹了口气,精神放松下来之后,答案一下子变得显而易见,那些被他一次又一次刻意忽略的碎片,轻易地拼接成了完整的地图。


所有的不对劲源于杉元和小野田上午的对话。


—— 御堂筋。

想到这个名字,今泉觉得自己太阳穴跳的疼得慌。


不、其实跟他无关。

今泉翻了个身。


因为——

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对鸣子抱有队友以外的期待。


今泉捂住了脸,承认这个事实比他预想的还要艰难,但随后又感到一阵轻松。


因为目光不可控的被他吸引。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IH鸣子带领他们爬坡的时候吗?还是更早?


鸣子很看重朋友。与之相矛盾的是,他的行动中却总带着一意孤行的味道。

当别人陷于纠结迷惘不可自拔的困境时,他仿佛只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做出重要的决定,并坚定的执行。


这是一种破落不堪的强大。

让人着迷的,红色的、孤独的王。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今泉、潜意识里很恶劣的,想要去侵扰他的人生。

所以在鸣子决定转型的时候,他才会高兴。


他接受了我的提议。

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

我或许是他不可或缺的伙伴。

也许他是因为我……


才怪。


他的转型……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一厢情愿了。


脱口而出的话,就是因为这个。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干脆不要转型了。——这样任性、自私、愚蠢的理由。


鸣子……


你根本 什么也不知道吧。


-


「……今泉」


次日午休吃完便当后,班上的女孩子告诉他外面有人找。

一出门就看见那个红头发的少年有些拘谨、不太愿意开口的样子。


「换个地方吧。」

今泉心情有些复杂,带着鸣子一前一后来到教学楼屋顶天台。


「昨天,不好意思了」

还是鸣子先开了口。


能让这家伙主动来道歉,确实在意料之外。但今泉此刻并没有任何庆幸的感觉。

那些该死的、让他困扰的情绪过了一晚上也不见消散,反而愈加沉重。


「最近训练有点烦,所以……」

猜对了,确实是训练遇到了瓶颈,听到昨天的话才会因自我动摇而生气吧。


「不是故意要吼你的。」

「嗯。」今泉点了点头表示接受。


看今泉并没有因此生气的样子,鸣子立马恢复了元气。

「话说回来啊假正经,昨天为什么突然发神经让我重回冲刺?我爬坡可是进步了很多诶!下次IH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总北全能王鸣子章吉大人哈哈哈哈」


能说出来吗?

该说出来吗?


「你是因为……」


说出来了。


「御堂筋」


「诶?」鸣子显然没料到会从今泉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什么嘛~你知道了啊。」有点儿被戳穿之后的懊恼。

「回大阪的时候,输给他了。没赢过他之前,不会做冲刺选手。」


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居然真是因为他。

愤怒、嫉妒、背叛感通通浇淋了下来,今泉觉得自己快扛不住了。


或许是因为太难过了,心脏却从消极情绪的压迫感中解放了出来。


「扯平了。」


「什么?」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你还真去转型做全能了。」


就是这样。

我随口一说,你随便听听。

这样才公平。

今泉心里难受,嘴角却挂着笑。吊儿郎当、不负责任的笑容,加上让人极度不爽的嘲讽语气。


鸣子愣了,他从没见过今泉这样的表情。他意识到状况有些不对头,但无法立马找到原因。

那句「随口一说」就像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假正经,你说什么啊!」

「就是字面意思啊,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你」


砰——

拳头落在了今泉脸上。

下手并不重,鸣子的手在颤抖,使不上劲儿。


「喂,你自己不也说现在全能练得挺好,这不是很好吗,发什么疯。」

声音有些抑制不住怒气,却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头也不回往楼梯口走去。


鸣子顿了两秒钟,慌忙小跑着冲到他面前,堵在楼梯间。

下面楼道里响起慌乱的脚步声。

大概是原先想来天台亲热,却被两人阵势吓到的学生情侣。


「随便说说……这种事……怎么能……」

等脚步声消失了之后,鸣子直直望着今泉的眼睛,神情有些失控。


「你是因为输给御堂筋才去转全能,跟我说什么有关系吗?」

今泉想笑。

露出这种不解与委屈的表情,太狡猾了,鸣子。


尖锐的疼痛感,仿佛多停留一秒钟自己就会死掉。

他一把拨开鸣子的肩膀,鸣子却意外的固执着、抓住了他的手腕。


「什么叫跟你有关系吗?要不是你,我根本不会动摇。要不是你的随便说说,我根本不会回大阪。要不是因为……我输给御堂筋又怎么样,继续冲刺到赢过他就好了啊!」

「还不是因为……还不是……」


笨拙的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想要来达成你的期望。


眼泪就这么下来了。


「就算我自作多情好了……干嘛突然生气……干嘛用那样的表情对我说话……干嘛那样……混蛋……」

鸣子低着头抽噎,松开了手。


今泉却动弹不得。


他完全没想过对话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他现在想把自己揍一顿。

自以为是受害者,然后理所应当的惩罚自己喜欢的人。

真是蠢透了,永远只考虑到自己的心情。


今泉想安慰眼前这个强忍住抽泣的少年,现下却毫无立场。

是自己让喜欢的人伤心了。

怎么办才好。

说实话吗?

在发生争执之前、在他刻意忽略心里的躁动之前。

早就应该说出来的……


今泉把鸣子扯回天台,拉到一个周围教学楼无法看到的隐蔽角落。

早春的天气称不上很暖和,背阴的地方还囤积着些许寒气。

两人并排贴靠在墙壁上,微凉的温度足够让他们冷静下来。


「擦擦。」今泉递过去一包纸巾。

鸣子倒是意外的乖顺,没有抬杠就接下了。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空气好像停滞了一样。


「——我嫉妒了,对御堂筋。」胆小鬼终于下定了决心。


鸣子果然被这句话震住,不可置信的抬头望向身边一脸生无可恋的少年。

「假正经你又发什么神经,那种恶心的家伙有哪点值得你嫉妒啊?骨骼惊奇吗?」


「在你说,因为输给他才放弃冲刺、转全能的时候。」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因为他才——」


「我嫉妒了。」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想着,如果只为了我,就好了。」


安静,风的声音都听不到。


不要再哭了。

我把那些丑陋、粘人的鬼怪都摊在了你面前,全都交由你决定。

这次我尽力了。



手被人轻轻牵起,那人的体温从左臂一点、一点的压进来。


「嘁。本来就是为了你啊。」


今泉睁开了眼睛。


身边的少年低着头不看他,手指微微用力,有些慌乱的样子。


瞬间被汹涌而来的暖流包裹住。

至今为止所有的痛苦压抑一下子烟消云散。

想拥抱你,想亲吻你。

那颗没用的心脏尖叫着快要跳出来了。

真是糟糕啊。


身体仿佛脱力了一般,靠着墙壁缓缓坐下,手却没有松开。

像是在自暴自弃的动作,声音里却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有点儿欠揍的笑意。



「嗯,现在知道了。」



-FIN


--------------------


快不快、快不快

我像是那种开坑不填的人嘛

w



评论 ( 4 )
热度 ( 61 )

© panda X p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