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都是Jason Todd

每一天都爱他

【DickJayDick】 不可诉诸

bug与ooc齐飞

送给喂胖我的小旁友



1.


雨势渐歇,废旧的排水系统将这条窄巷化成了浅浅的河,水流夹杂着新鲜树叶划过他们的小腿,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植物的辛辣气息。

又是一场以毒品交易为开端,子弹,血腥,追逐——与以往没有任何不同,接下来会是说教,争吵,互殴,再之后才能够散场的无聊闹剧。

Jason心里默默计算着进程。


“Jason,Jay——”

“等等,”Jason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你不能这样,你怎么又杀人,你错了这根本就不是正义,你这样和杀人犯又有什么区别,你需要帮助,让我帮你,Jason’...还有别的吗?”他歪了歪头,嘲讽着对方焦急而又让人心烦意乱的语调。

Dick动了动嘴唇,没能再发出一点声音。

“那就再见了,警察先生。”


Jason并没有随着他的话移动身体。

细细的水流顺着屋檐垂下,刚好隔在两人之间,即便如此,Jason仍能清楚的看见对方的脸。

对面的人这些天显然过的不是太好,嘴唇微微泛白,面颊消瘦,带着多米诺也难掩疲惫的状态。

经过一场不算轻松的追逐,Jason甚至有点怀疑眼前的人是否还能稳稳的“飞”回家。

很好,这次很快就能摆平。

“还是说,逮捕我?”他微微仰起脸,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简直要笑出声来。


“Jason。”

Dick终于开了口。


“生日快乐。”


他该阻止这一切。

阻止Dick靠近他,环住他的脖颈,在他作出反应之前轻轻取下他的头罩。

阻止Dick捧住他的脸,以他冰冷的双手。

阻止那只该死的笨鸟亲吻他的兄弟,他的敌人,应该被他扔进监狱的杀人犯。

一定因为是天色太晚,路灯昏暗,让人思维迟钝。

或者是因为男人被雨水打湿的身体太冷了,冷到让他一时间忘了动作和言语。


他无法阻止这一切。

他感受过的爱向来不多,自然也未能习得对抗温情的奢侈方法。


Dick靠上Jason肩膀,鼻尖蹭着他的耳廓:“你又杀人了,怎么办。”

Jason这才缓过神来,不轻不重的把他往雨里推了推,扭头就走。

“等等,”Dick紧紧拽住了他的胳膊,再次把他逼到屋檐之下。

“礼物还没给你。”


Jason脑子乱的都要炸了,索性破罐子破摔般靠着墙角抱臂而立。

Dick缓缓蹲在积水中,解开了Jason的腰带,然后是裤链。

“凉吗?”双手轻轻抚摸着Jason的xing~器。

“你他妈疯了”Jason来还来不及说出更多恶言,就被温暖湿润的口腔包裹住。

舌头轻柔的一下一下扫着,Dick并没有抬头确认Jason的表情。

很快就硬了起来。Jason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喜欢蓝眼睛吗?”

我最恨你的眼睛。


Dick抬起头,摘掉了多米诺面具。

他就这么仰头看着Jason,不再继续,“我非常、非常喜欢绿眼睛。”


一定是着了魔。

Jason在他的注视下卸下了多米诺。

Dick嘴角上扬,干脆跪在地上,躬身前倾,雨水淅淅沥沥落在他的背上,看上去不舒服极了。

Jason撇过头不去看他,双手被Dick紧紧握住,如同溺水者求生一般。


不远处的窗户亮起了灯,晨光在巷子看不见的角落里隐隐浮现。

Jason眼睛干涩。

他能听到自己粗重而混乱的呼吸声,血液奔涌着灼伤每一寸血管,全身被最原始的感官世界吞没。

他回想起曾经置身于浩瀚银河,旋转的星球唱着无声的歌谣,那声音如同蜻蜓的翅膀,刹那间毁掉了他与整个世界的联系。

再之后,他想不起任何事了。


Dick站起身来,盯着他的眼睛,咽了下去。




2.


Jason一点都不惊讶夜翼跟着他回了安全屋。


“三发子弹,三条命。”Dick揭下面具。

“你在夸我百步穿杨?”Jason背对着他,忙着低头拆卸着身上的装备。

“我是在想,上次做的可能不够。”


上次?

天杀的,愚蠢的,操蛋的大英雄夜翼像个磕了药的疯子一样跪在雨里给他口的上次?

Jason从刚刚起就开始隐隐燥热的下腹瞬间安分了下来。

“所以,这是嫖资,嗯?”Jason转头轻笑出声。

夜翼的身体换红头罩手下的命,简直算不清谁是被作践的那一方。


Dick的睫毛微微垂了垂,“我不希望你离开太远。”

“我哪儿也没去。”

“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我太远。”

“我说了我哪儿也不会去,就算被枪杀,病死,运气好点就老死,我他妈永远不会离开这儿。没别的事就快滚吧我还——”


Dick轻轻拥抱Jason。

“蠢鸟,我一点儿都不想嫖你。”Jason并没有推开他。

“这是奖励,”Dick的脸贴的那么近,温暖的呼吸扫过Jason脖颈,与上次截然不同。

“这是你‘哪儿也不会去’的奖励。”


这次的嘴唇也是温热的。




3.


相对于薄薄的小册子,Jason更偏爱厚重的精装本。

《布登勃洛克一家》落在Roy的工作间许久,拿回来时沾染了无法掩盖的机油味儿。

Jason试过太阳暴晒,酒精擦拭,甚至喷了好几遍空气清新剂,都无济于事。

每次打开之前,Jason都要仪式性的抽根烟“净化”一下空气。


“小翅膀真的很喜欢抽烟啊。”一旁看报纸的Dick轻轻叹了一口气。

察觉到对方意图的Jason忍不住皱眉,想了想还是直接把书盖在了对方脸上。

油墨的苦杏仁味儿、清新剂的柠檬香混合着机油经过暴晒后的诡异腥气直冲Dick的大脑。

“天呐。”Dick甩开书,深呼吸三次之后笑出声来。

“别太得寸进尺。”

“也是,”Dick往Jason身边挪了挪,“小翅膀最近很好。”


没杀人的那种“很好”。

Jason的胃部一阵泛酸。


子弹稍稍射偏几厘米,所有人都有资格活下来。

听上去不错,如果Jason没有背叛他自己的话。




4.


他们并排坐在大厦天台的边缘,彼时哥谭上空扬起了细小的雪粒。

“只买到了这个,”Dick将热狗和咖啡递过去,“抱歉啊,快下班时来了新案子。”

Jason没有答话,撕开热狗的包装纸,大口咬下。

“千岛酱?”鼓着腮帮子,眼里写满了你逗我。

“呃...可能...摊主急着回家...下雪了嘛...”Dick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得讨好的笑笑,“不喜欢的话我再去找找别的店。”

“还可以,”Jason又咬了一大口,“挺好的。”

Dick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雪下得更大了,两人却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Dick欲言又止的样子让Jason有些心烦,包装纸被揉成小小一团,“怎么?”

“Jay,”Dick的表情说不上是紧张还是羞赧,怕冷似的搓了搓手,目光一直落在远处的天际线,“圣诞,要不要回去?”

Jason默不作声的继续着自己迟到的晚餐。

“我是说,我们一起...”声音里的紧绷感更明显了。

“太贪心了。”

“我只是——”

带了些许哀求的语气让他的心脏被揪的生疼,狡猾的Grayson。

“太贪心没有好下场。”

又轻又冷,像是在自言自语。

身边的人在一瞬间放松了身体,仿佛失去了全身力气。

“是我太着急了。”Dick低下头,脊背微微弓起来,像一只仓皇的流浪猫。


沉默片刻,他突然侧身给了Jason一个紧实的拥抱。

“Jay,你知道我们爱你,对吧?”

Jason身体僵硬,攥着咖啡和包装袋的双手不知该往哪儿放。


我知道你们爱我。

正如我知道你不爱我。


“明年一定要把你骗回去。”这次的声音终于沾染上了一点儿温暖的笑意,蹭了蹭Jason冒出短短胡渣的下巴,才放开了他。


他们脚下,车流在水泥森林里翻涌,最终汇成一片光海。




5.


再后来,他站在那人面前,神情茫然的像个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的孩子。


一只灰色蜻蜓落在冰冷的墓碑上。

它同他一样不知该去往何处。


自此以后,每一个大雨将歇的夜晚,每一个肺部空虚的黎明,每一个可控或失控的瞬间,他都会质疑自己。


他所放弃的那个未来,原本是有希望的。




-Fin

----------------------------------


桶全程单箭头。

如果感受到了双箭头,那是文渣我的错。

部分句子出自M.Craft的Dragonfly,歌很好听。


立春宝贝生日快乐。比哈特。



评论 ( 10 )
热度 ( 38 )
  1. 视奸号要什么名字panda X panda 转载了此文字
    ……后记什么鬼!?当双箭头吃起来!中间有些微妙的轻小说词句2333´_>`大过年的写BE也是666_

© panda X p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