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脑子都是Jason Todd

每一天都爱他

【夜行者/天使无差】Abandon ~天使视角~

前编短打走这→http://panda51g.lofter.com/post/250aa4_b62066c


事后Warren回想起来,当时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明明可以趁着对方尚未完全进入对战状态时来个借枪杀魔,却好死不死憋出来一句:跟我打,否则我们都得死。


脑子进水的代价就是一双大白翅膀。


fxxk



1.


已经连续击杀了10个变种人,汗水和血污黏在皮肤上十分不舒服。


他开始烦躁。


没有什么对手是一只天使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

那就让一只暴躁的天使上。


他在主持人用夸张声调介绍下一位对手时就开始冷笑,恶魔?赶紧滚回地狱吧。


但那个蓝黑色的,身上刻满不知名图案的,尖细尾巴的男孩儿在某种层面上还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男孩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年岁,与他不同的是有着干净无辜的眼神,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境况,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他们告诉你这是什么地方了吗?


Warren简直不知道他和男孩现在谁更一脸茫然。


不过这位天使从来不是什么有耐心的善人。


栽在我手里算你倒霉,他这样想着,爪刺迅速向男孩扫去。


一阵黑色烟雾,男孩出现在他身后。


……还、挺厉害的。


几个回合下来,Warren发现以他的速度,解决男孩还是有些难度。


以这样的速度,是可以击杀我的……他不明白为何男孩只是一味的躲避,却完全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


所以他是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嘿!跟我打,否则我们都得死!”

他能感觉到四周的枪手们已经迫不及待射杀两个只会玩躲猫猫的蠢货变种人了。


男孩瞪大了眼睛。


好了,这回开窍了。


接着又是一轮速攻。


——fxxk.


男孩看起来很瘦,力气却大得惊人,他迅速从侧面冲撞了Warren,导致其躲闪不及翅膀生生砸向了铁丝网。


嘶啦——随着一阵火花,他引以为傲的双翼刹那间被电击到焦黑。


……


太疼了,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整个感官系统都崩了。


他是天使啊,虽然不是那种小小白白软软自带圣光善良到让人想欺负的好天使,但他怎么能没有翅膀呢?


然后他抬眼,看到不远处的罪魁祸首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望向他……


我要疼死了,我的翅膀都废了,我很快就要被你或枪手解决了。


所以为什么是你露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f.x.x.k. you.



2.


Warren确实很喜欢他的钢铁翅膀。

对新boss一大半的忠诚恐怕都来源于此。


锋利的的羽刀,可以瞬间斩杀数个敌人,怎么看都比之前的羽翼爪刺强大的多。


他很期待在战场上试一试身手。

直到他发现,这次的对手又是那只小恶魔……


这回附近没有电——真不敢相信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Warren有些得意的亮了亮他的双翼,这次不带输的。

对面的小恶魔眼神很快暗了下来。

害怕了?Warren更得意了。


可对方迟迟不动手,这让Warren气得要命,一记羽刀飞出去。

小、恶、魔、刚、刚、居、然、走、神、了。


蓝皮肤少年这会儿回过神来,迅速投入战斗。


很好,再近一点,你快不过我的羽刀。

Warren是这么想的,却不是这么做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想到钢刃割破小恶魔的血管……突然冒出一阵冷汗。


坏掉了。



3.


Warren闯入机舱就看见在场的变种人都握着小恶魔的尾巴,那一瞬间,他就预料到了之后发生的事。


就在这时,小恶魔回头对上了他的眼睛。


又是这个表情。


你没做错什么啊,你的同伴,你的生命你们珍视的世界。

你做的很好啊。


为什么要哭呢?



4.


他愈发喜欢这双钢铁翅膀了,在落地的刹那护住了他的身体。

可惜留不住。


他被当地的变种人救走,翅膀已经破损不堪,只能完全切除。


那段时间真疼啊,Warren会时不时想起那只蓝色小恶魔,好像遇上他之后,自己的翅膀总是保不住。


再也不要碰见他了。


到最后,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5.


Warren又来到了柏林。


他不再以搏斗为生,而是加入了变种人创立的情报组织,靠做各式各样的任务来维持生计。


那天在酒吧遇见了Jean,那个和小恶魔一个团伙的红发漂亮姑娘。


该生气吗?不知道,反正他没有。


他瞥了瞥周围,小恶魔不在。


太好了翅膀保住了。

太好了。


红发女孩儿只是朝他笑了笑就离开了。



6.


后来他常常光临那个酒吧,却说不上为什么。


Warren正在和一个红发妹子调情,他虽然脾气暴躁难搞的要命,但想讨人喜欢的时候还是很讨人喜欢的。


“我得努点儿力了,”红发妹子下巴扬了扬:“那边有个小可爱一直盯着你,先声明我不会主动认输哦。”

Warren回头,突然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接下来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他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妹子,直到妹子狠狠翻了个白眼:“基、佬、骗、婚、可、耻。”

“哈?”他没来得及解释,妹子就笑着竖了个中指,跟邻座的男生玩去了。


Warren觉得整个后背都在烧,当然,他的新翅膀已经过了疼痛期,但一想到那家伙还在……


他是来找我的吗?

废话妹子不是说他一直盯着我看嘛。


他是来寻仇的?

不对啊要寻仇也是我寻他……


Warren呆坐在那里做了半个小时的心里建设,干掉了半瓶杰克丹尼。


好了,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他走向出口——小恶魔在那里等着他。


不知怎的不敢去看小恶魔的眼神。


五米——三米——一米——


擦肩而过。


什么都没有发生。


fxxk.



7.


Warren深吸了一口室外的空气。


就这样?


所以就这样???


他突然生起气来。


前头说了。

没有什么对手是一只天使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

那就让一只暴躁的天使上。


Warren转头折回酒吧,正好跟一个人迎面相撞。

看清楚是谁后,他抬手一拳招呼对方的左脸。


小恶魔没有躲开。


这回换暴躁的大天使愣住了。


小恶魔就站在那里,委委屈屈的望着大天使。


下手是不是太重了?打坏了没有?


总之——


“你来干什么……”打人的一方很没底气。


“……我总是……梦到你……”


“……”


“你的翅膀……对不起……”


“……”


“我……我很想……见你……”


大天使听着听着,心里突然也涌起点儿小委屈,低着头看着脚尖儿不说话。



如果你对我翅膀好点儿的话,


我也很想见你。


很想很想的那种想。



“你特么到底叫什么啊?”


最终大天使只憋出了这句。




fin.【这回是真fin了哦




我特么是怎么把第一篇的苦情戏歪成傻白甜的。。。。


我一闲起来自己都害怕_(:з)∠)_


评论 ( 20 )
热度 ( 142 )

© panda X panda | Powered by LOFTER